我们村有大桥了

时间:2018-10-12 09:30:23 来源:济源市委老干部局 浏览:53 次

 “驼背公公,力大无穷,爱驮什么?车水马龙,奶奶,你猜猜这是什么”?

星期天吃完午饭,我和儿子、媳妇、孙女谈笑风生地漫步于湨河桥时,小孙女突然发问。

“你说呢?”我佯装不知,思考了一会反问道。

“那是桥啊,这都不知道。”

望着孙女那得意、欢快的神情,我兴奋激动的举起大拇指点赞,也不由得想起了家乡的桥的变化。


我们村的北面就有一条叫“县南河”(现在叫湨水河)的小河,河水不大,却给人们带来极大的方便:一年四季,村民们在河里洗衣、淘米、洗菜、还经常引河水灌溉农田。夏天,湨水河热闹非常:白天是孩子的娱乐场所,孩子们在河里嬉戏打闹,摸鱼捉虾;晚上是大人们的天堂。女人们带着要洗的衣服,来到河边,一边洗衣服一边搽身,七嘴八舌的拉着家常;男人们在下游洗澡搓泥侃大山,欢快流淌的小河水伴随着村民们度过了一个个炎热夏季。

河给人们生活带来了方便,也给出行带来了困扰。有河就得有桥,桥是通往外面的枢纽。为了联通外面的世界,起初,村民们用几块石头摆在河床之间,称之为“石头桥”。石头间距有二尺多,过河时左脚踩一块,右脚踏上另一块,一跳一跃的,故有“紧过扎石慢过桥”之说。这石墩桥一次只能过一个人,至于要运输东西,就只能拉着平车或赶着马车趟水而过。夏季雨水季节,石往往被汹涌的河冲走,人们只好淌水而过。直到深秋后,雨水少了,河水小了,人们重新在石头桥上跳跃。小时候的我,喜欢坐在河南岸的小土坡上,双手托着下巴,看着来来往往踩着石墩过河的人们,不知道他们要去什么地方,也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,当我长大后,跟着大人们一步一跃、一迈一跳摇摇晃晃踏着石头过了河,看到了外面新鲜的世界,心里有说不出喜悦与兴奋。

1972年,经济条件渐好的村民们,在石头墩上铺上预制板,这比跳石头墩好多了。平整的玉制板有二尺来宽,南来北往的人如履平地,迎面走来的人相遇时,稍微侧一下身就过去了,没有过石墩失足掉进水里的危险。有的走到河心,弯下腰掬一把河水洗脸,那个清凉的感觉如吃冰棍,浑身惬意的没法说。村里的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,有机会就去看看县城的繁华,看看五三一的车水马龙。村民们也去五三一总部卖自己家的鸡蛋、桃或杏,换几个钱补贴家用。雨水季节,河水会从桥面上漫过,人们照常可以拎其裤管从上面走过。预制板下面,因常年受水冲击鹅卵石溅起的浪花的湿润,预制板的边沿上面结着墨绿的青苔,细细的露珠散落在上面,清晨的微光荡漾在板面上,也是一种风景。我们也常常伴着午后的太阳,趴在预制板上,伸手摸捉预制板下面挂着的田螺,常常是田螺还没有摸到,口水就流出来了。


改革开放后,原来的预制板桥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出行需要,于是,全村人集资在河上建了一座红砖沏成的圆形拱桥。桥面宽阔了,不但人能走,平车、拖拉机、汽车都能行了。人在桥上走,水在桥下流。人们踏桥出们,又踏着桥回家,踏着踏着,白面馍代替了玉米面、红薯面,踏着踏着,人们碗里的的肉多了起来,衣服的花色品种也多了起来。茶余饭后,人们在桥上散步,谈天说地,谈政府的惠民政策,谈发家致富的经验.....


随着城乡一体化建设的推行, 2009年,“心系人民,为民兴办实事”的市委市政府, 在湨水河上建了四车道的“湨河桥”。这座桥的建成,结束了家乡出行没有宽阔马路的历史,不仅架通了与外部联系,繁荣了当地经济,也让叫了多年“官桥”的村名当之无愧的了。大桥竣工那一天,村民们浩浩荡荡奔上大桥,指指点点,说说笑笑。老人们高兴地弯下腰摸摸桥面,把脸贴在桥的护栏,眼含热泪:知足了,知足了,咱们村终于有大桥了,还是共产党领导的好啊!年轻人见面,把手攥成拳头,硬件有了,再不富裕就怨不得别人了……

自从湨河桥和二环路贯通以后,村里的人有的搞养殖,有的搞种植,有的跑运输,有的在二环路旁开有汽车修理厂、饭店、小卖部等,生活渐渐富裕起来了。村里完善了道路硬化和绿化,用上了天燃气。真是:家家吃上自来水,户户门前路平坦。人有手机户有车,楼上楼下灯阑珊。村舍干净民欢乐,天天幸福如过年。

桥由的石头搭成的石头桥——预制板桥——红砖的拱桥——钢筋水泥结构的“湨河桥”,它不但记录了家乡的变化,见证了祖国的飞跃发展,也成为村民快速奔小康的“幸福桥”、“希望桥”。

“小小蜡笔穿花衣,红黄蓝绿多美丽……”孙女稚嫩的歌声,打断了我的回忆和遐想。我站在富有现代化气息的桥面上,抚摸着孩子桃花般的脸蛋,情不自禁的说:你们真是有福气啊,生长在这盛世的新时代!


作者:  济源市退休干部  李翠兰

(责任编辑:路璐)